秋天總是那麼短暫,

  短暫到來不及去跟它告別。

  既然沒有抓住深秋的尾巴,

  那千萬不要再錯過初冬。

  潮妹最近總想出去玩,

  趁着陽光燦爛,漫步在林茂草豐的地方,

  靜靜的放空自己,

  享受生活的美好。

  最近看到周圍的朋友分享,

  “二砂”彷彿刷爆了我的朋友圈,

  潮妹記憶裏的“二砂”回來了。

  現在的“二砂”是一個文化創意園,

  近幾年文創園在其他城市如雨後春筍般湧現,

  潮妹抱着“不虛此行”的心態,

  必須打卡。

  每個城市都有自己的時代記憶,

  對於鄭州來説,這些文創園將喚醒它們。

  與喧鬧的中原萬達一路之隔,

  伊河路向西,走到老街盡頭,

  看到紅砂牆、粉黛草

  那就是現在的“二砂”了。

  潮妹聽家裏的長輩講過,

  二砂曾經是全國最大、亞洲第一的砂輪廠,

  二砂譜寫了鄭州工業的輝煌。

  然而隨着時代的變遷,

  斗轉星移,昔日的光芒如過眼雲煙,

  它逐漸也退出歷史的舞台。

  現在每當提起西郊,

  人們總是不約而同的想到三廠、四廠,

  很容易將鄭煤機、“二砂”這些老工廠給遺忘。

  但在不知不覺中,

  這些老舊工廠也發生着翻天覆地的變化。

  鄭州西郊在悄然之間來了一個華麗的轉身,

  昔日那個寂寥蕭條的老廠區,

  轉眼間就成了一個繁華熱鬧的文藝之都,

  吸引很多人來這裏拍照,

  搖身一變成為網紅打卡地。

  街道里散落着樹葉 ,

  走過一幢幢老舊的房子,

  紅瓦藍天、落英繽紛,

  陽光透過茂密的梧桐樹,

  星星點點的灑在牆壁上,

  伴隨着微風習習,

  那麼搖曳多姿。

  潮妹忍不住上前合影一張。

  如今的二砂廠,

  工業器械猶在,但運轉聲早已停止。

  隔着枯黃的草叢,

  廠房大門緊鎖,

  牆上寫於上個世紀的標語依舊清晰可見。

  整個園區,

  處處散發着濃郁的工業復古氣息。

  老廠房與工業時尚元素的完美結合,

  迸發出新的生機與力量。

  這裏便成為鄭州文藝青年的打卡地。

  用廢舊材料改造的兒童樂園,

  裏面的歡笑聲不斷,

  孩子們嗨到都不願意回家了,

  獨具一格的蹦牀、壓力罐改造的滑梯玩的不亦樂乎。

  慢悠悠散步的二砂退休工人,

  聊着新時代的變化,

  和對舊時光的懷念,

  感慨萬千。

  不少文藝青年,

  帶着畫筆、相機,記錄着二砂的景象。

  隨處可見的指示牌很有特色,

  與砂輪廠元素相得益彰;

  隨處可見的復古樓房,

  有的已經翻新改造,但還保留着原始風格;

  有的還是原來的樣子,枯藤老樹自帶文藝感。

  這裏是新與舊的碰撞,

  既復古又清新,隨手一拍都是景緻。

  二砂廣場的地面上,

  鑲嵌着一二十條地面銅板,

  上面用中文、英文、德文記錄着

  關於二砂1953年創立,

  到如今六十多年的歷史大事,

  直徑40.2米、高10米的“記憶砂輪”,

  在新舊建築之間成為了獨樹一幟的存在,

  象徵着二砂輝煌的工業結晶。

  逛完二砂後,

  可以來Times咖啡店喝一杯咖啡,

  安靜的坐在咖啡館外,

  享受下午的夕陽,

  這種感覺真的很休閒慵懶。 

  店外面是紅磚砌的牆,

  門開擺放着簡約現代風的桌椅,

  立着小遮陽棚,

  配合着街邊的梧桐樹和紅楓葉,

  被暖暖的陽光籠罩着,

  頗有上海街道的感覺。

  逛一圈下來,

  潮妹建議喜歡拍照的姐妹,

  穿衣風格以工裝、機車和休閒為主,

  在遛彎的閒暇之餘還可以打卡拍照來一組大片。

  你不妨會發現,

  這裏承載着一代人的青春和熱血,

  也將通過新的方式傳遞。

  可以抽出半天的時間來這裏感受一下初冬的美好,

  體驗不一樣的西郊文化。

  每一個城市都有屬於自己的獨特記憶,

  從前我們都在匆匆趕路,

  不曾探索它深處的世界;

  如今我們放慢腳步,

  感受生活中身邊的那些美好事物,

  因為我們生活的地方有着歲月的痕跡。

  扭頭再看一眼的二砂,

  那裏已不僅僅是鄭州的過去,

  也會是我們的現在和未來。

  今日互動話題:

你知道有關二砂的故事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