來源:鄭州晚報

  原標題:《一個都逃不掉! 2020,鄭州交警五大隊對轄區63起逃逸案全部告破》

  在剛剛過去的一年間,鄭州交警五大隊對轄區全年發生的63起逃逸案件,不但全部成功告破,涉案的肇事逃逸者也悉數歸案。

  重新“鑲嵌”  絲絲入扣

  主抓事故處理的副大隊長賀倩

  2020年10月14日傍晚,五大隊轄區鴻苑路上發生一起肇事逃逸案,一女士過路口時被車撞飛當場身亡,因天黑路人稀疏,一時找不到目擊人,現場只尋到幾塊指頭肚大小的塑料碎片,但也很難確定其來路。時不我待,處警民警立即尋找報警人,走訪案發路旁商户,調取監控,鑑定現場碎片,一切在緊張有序中快速展開。

  每逢這樣的重案,五大隊便會立即成立專案組,參與偵破的民警臨時建起微信羣,獲取到有價值的線索馬上反饋,這樣就能隨時調整偵破方向,收緊警力節省時間不走彎路。

  案發第二天的晚上,一組民警再次來到此案的案發路口,詢問在此過往的車輛與路人,力求找到前一天事故的目擊人,誰知還真找到一名事發時路過的司機,他回憶説應該是一白色越野車,在這位司機車內的行車記錄儀中,民警還獲取到一段短短三秒鐘的視頻資料 ,儘管模糊但肇事車與受害人同在一個畫面中。

  微信羣內反饋這一線索後,專案組立即召回其他各組警力,順着這一條線索力求重點突破,案發第三天民警就在轄區最北端臨近黃河邊的馬渡村發現嫌疑車,該車停在村口一無人值守的停車場內,經察看嫌疑車輛,雖有細微的撞擊痕跡,但前臉各附件完好,難道現場散落的幾塊碎片與此車無關,在祕密走訪附近一修理廠時,竟發現了該車的修車記錄,記錄上顯示更換過部件,但察看嫌疑車時為什麼沒有更換痕跡呢,湊巧換下的舊件在修理廠被民警找到,那幾小塊在現場撿到的塑料碎片派上了用場,在換下廢件的殘缺部位上,民警們細心地將碎片重新一一“鑲嵌”,誰知竟嚴絲合縫分毫不差,原來肇事司機是通過互聯網購買的二手舊配件,所以看不出更換的痕跡,差一點讓其矇混過關,要不是民警們技高一籌,肇事疑兇就有可能逍遙法外。

  兵貴神速  窮追不捨

  “坐火車不怕誤,誤了再改簽,肇事逃逸案不敢誤,尤其是人命關天的案件,誤一天就可能成為懸案”。五大隊事故中隊中隊長馬建偉,從事事故處理近20年,他深深懂得這一點,有時遇到需要緊急排查而專案組人手又不夠時,中隊幾十名民警輔警立即會全員上案,甚至日夜連軸轉。

  2020年12月8日凌晨,在京沙快速路發生一起逃逸事故,有一上立交橋行走的女孩被車撞死,報案人是一名網約車司機,他當時看到倒地的女孩時立即停車報警,這時他的前方有一輛停駛的麪包車,後被證實該面包車就是肇事車,肇事司機當時下車是想打探撞擊情況。

  民警接到報案立即趕赴現場,那一段高架路面沒有監控,遠處只有市第九人民醫院的病房大樓上有一處,由於距離過遠,獲取的錄像資料非常模糊,在與報警的網約車司機反覆核實後,才確定現場停駛的那輛麪包車為嫌疑車。

  追蹤,不能有片刻延誤,沿着肇事車逃逸的方向,橋上橋下凡遇岔路口,就留下一組警員順路搜索,由於該嫌疑車下立交橋後,地面道路平交路口太多,上案的民警顯然不夠用,兵貴神速事故中隊立即在微信羣裏發出信息,不論主班副班,不論內勤外勤,不論在家在崗,馬上到大隊院內集合。

  大隊案偵中隊長王慶福説:“遇到這種情況,不管任何人二話別説趕快到崗,這已成了規矩”。在這一起案件的偵破中,由於警力充足人員到崗及時,沿肇事車逃逸的路線,竟撒出去18組警力,各組任務明確分頭並進,終於在一岔路口的盡頭,將肇事車人車俱獲。參與偵破的民警何偉感慨地説:“無數案件破獲後回頭看,付出與得到是成正比的”。此案案發到偵破僅用的13個小時。

  大海撈針  志在必克

  交通肇事逃逸案件不像刑事案,一般都有矛盾雙方,有因果關係可循,交通肇事逃逸案件不一樣,要麼是沒有任何線索,要麼線索似是而非離案情很遠,真的像大海撈針,每每都在考驗着民警的耐性。  

  2020年的秋冬之際,發生在市區東風路上一起電動車撞死人命案就是這樣,因民警趕到時電動車已逃逸,受害人被拉往醫院,現場只尋到一串鑰匙,一時還弄不清是哪來的。有一現場目擊者提供,逃跑的肇事人是個男的,好像穿着一件棕色的夾克。

  民警先調取案發周邊監控,看能否發現騎電動車男子從哪裏出來的,在一小區門口的監控中,發現一騎車男子,上衣是立領式的夾克裝,但分辨不出顏色,現場遺留的那串鑰匙經查不是受害方的,如果不是其他路人湊巧丟在現場的,那就應該是肇事嫌疑人的。

  鑰匙上有一個門禁卡,當時沒有其它線索可以憑藉,民警只有拿着這個門禁卡,在案發周邊漫無目標的到處試刷,居民社區、停車場、歌廳、電梯間,凡需要門禁卡出入的地方,民警一處又一處親手試刷,還真在一處練歌房的電梯間刷開了,這説明持卡人就是這家歌廳的人,民警將獲取的影像截圖拿給店主看,因為是他的員工老闆很快叫來了這名男青年,問他昨天是否丟了鑰匙,男青年一口否認説啥也沒丟,民警與他一道回家,鑰匙立即就打開了房門,而且在衣櫃中找到了那件棕色夾克,上面有明顯的擦痕,這時男青年才無奈地講出肇事經過。

  專門負責追逃案件的民警董闖説:“排查這一類懸案時,開始信心往往不足,因為範圍太大漫無目的,但想到死者家屬那乞求的目光,心裏就翻騰靜不下來,一個大活人轉眼就沒了,放誰家能吃得消呢”。這或許就是破案的動力吧。

  一份希望  百份努力  

  2020年初在五大隊轄區還發生過這麼一樁蹊蹺案,一女士酒後駕車將一名環衞工撞成重傷而不治身亡,現場正處在下橋匝道口,這裏正巧有一燈杆,燈杆上方裝有監控設備,但燈杆也在事故中被撞毀,錄像資料無法顯示,因為案發在夜間,現場與沒有發現任何散落物,從事發地點前後的監控中看,通過這裏的車實在太多,很難區分出肇事嫌疑車輛,但民警沒有就此罷手,而是將燈杆、底座、攝錄機、存儲器、電線等全套設備一一卸下,拿到生產該設備的廠家求助,後經多名技術人員努力,原始畫面最終得以恢復,以此線索很快確定了嫌疑車輛,將肇事逃逸者抓獲歸案。

  近年來,五大隊在偵破交通肇事逃逸案件中總結出了“四快、三細、兩全、一少”工作法, “四快”即到達現場快、收集證據快、警力集中快、展開偵破快。“三細”即梳理線索細、取證細、固定證據細。“兩全”即人證物證全、法律手續全。“一少”即複議反訴案件少。該工作法在實戰中反覆得到驗證,每每竟屢試不爽,已成了破獲逃逸案件的不二法門。

  鄭報全媒體記者 張玉東  通訊員  彭天增  李穎 文/圖